沉浮俯仰

【安雷】SIX FEET UNDER


‖别人安安生贺忙着发糖,我来发个小刀换换口味
‖现pa

‖短篇1000+


     安迷修站在楼顶的天台上,点了支烟。
     烟雾从他嘴里缓缓渡出,夜晚的城市万家灯火,灯光亮着,恰似一个归宿。流浪的人回到那里,全世界都有了意义。
     但是当你走后,我找不到家。
     安迷修一个穷小子,孑然一身。年轻的一腔热血让他勇敢地闯进这座城市,被现实的巴掌抽的遍体鳞伤。
     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。
     安迷修一次又一次,一夜又一夜地想。辗转反侧。
     从小到大,他的功课永远都是第一。可惜他没有父母,只有一个名义上的监护人,见他的次数安迷修甚至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。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不幸,反而让他更坚韧。所以安迷修从来都没有抱怨过。
     他的话语是温柔的,他的笑容是温柔的。
     但是安迷修逐渐发现,这没有用。别人不会在意。最后他想了想,还是没改变自己的习惯。其实原因,他自己都说不上来。
     当安迷修步入社会,猝不及防的狂风暴雨无情地抽打着他。在他最低谷的时期,雷狮像是暴雨中的最后一道闪电,轰的一声劈开他晦暗的生活,也带去了一切厄运。
     安迷修觉得雷狮就是有这样的魔力。 
     雷狮这个出逃的富少爷,含着金汤匙长大,从来不会有金钱上的烦恼。离家出走之后不会做一个勤俭节约的好公民,金钱似乎只是个概念。
     但在他还小的时候,他就懵懂地觉得,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     他想做翱翔在天空中的白鸟,想做畅游在碧海中的游鱼。
     这是什么呢,是什么啊。他无数次偷偷溜出来,躺着后院的草坪上,看着璀璨的夜空,抬手伸开五指,似乎这样就可以触碰到星星一样。
     过了十几年,一个词在他脑中逐渐清晰。
     自由。
     于是他开始计划出逃,同他的堂弟卡米尔一起。毫无疑问,他成功了。
     在他畅快地走在大街上,拎着几箱啤酒哼着小曲儿走回临时的家时,他遇上了安迷修。
     安迷修觉得他们两人相识与相爱的剧情太过平常,像是万万千千的情侣一样,不值一说,也不值一听。但是他没有想到,雷狮会离开他。
     七年前的那场车祸,至今对他来说都像是噩梦一般。
     飞溅的血液,滚落的啤酒,淅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着柏油马路与泥泞的泥土。安迷修赶到时,只剩一片狼藉。
     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,与雨水交织在一起。
     雷狮的后事并没有b很盛大。安迷修把他埋在了曾经他们一同经过的一个墓园——如果不是不是门口纯白的几个大字与院内整齐的墓碑,在看起来甚至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精致庭院。几个月前,他们还说笑着经过这里,雷狮还调侃着说这可是个好地方啊,这么漂亮,要是以后我死了,就把我埋这好了。
     然后几个月后他就沉睡在这片土地的六英尺之下。
     安迷修现在就站在这片土地上。他轻轻放了一罐啤酒在墓碑前。他缓缓坐下,靠在墓碑前。“雷狮,三年多了,我还是有点想你。”
     “在那边少喝点酒啊。”
     “你可不许趁着我不在去勾搭别人。”
     “自己学会照顾着点自己,喝粥别剩下,我可没办法帮你喝了。”
     安迷修看着那个有点坏坏的笑脸,突然心里就有点堵得慌。眼泪毫无征兆地溢出眼眶,顺着脸颊滴落下来,流到嘴中有些发咸。
     他抚摸着相片:“雷狮,你走的可真利索,一点不拖泥带水的,也真像你的风格。”
     他撇撇嘴:“雷狮…你这个负心汉,也不再看看我。”
     他把头埋进臂弯,小声地抽噎:“雷狮…我好难受啊…”


FIN.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

老师的口袋妖怪pa太可爱了叭疯狂吹您!!!!!
祝老师的本子大麦!!!
【偷摸摸艾特一下老师 @白鲤